意大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破千
来源:意大利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破千发稿时间:2020-04-03 14:36:58


“这个病到晚期的时候,疼痛特别强烈,我们想象不到的那种,是骨头的那种疼。睡不好也吃不好,人也特别痛苦。”王先生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他一直在为父能否早日解除隔离去专科医院就诊而努力,但“隔离期未结束,没有医院会接收。”

雅可比医院的护士莱利说,当她最近去看急诊室的时候,她意识到自己和同事们永远无法避免被感染。医院里挤满了呼吸困难的病人,他们的肺听起来像砂纸一样,口罩和防护服供应不足。

“在肺科医院检查各项检测结果正常,CT显示他肺上可能确实有阴影,但是不典型,就是不像是新冠肺炎,”王先生回忆,“肺科医院的医生说不明白我为什么带他去,我说协和医院把他报上去说是疑似。”

武汉王先生的父亲王忠(化名),是一位多发性骨髓癌晚期患者,伴随慢性肾功能衰竭、尿毒症。3月11日,王先生陪同父亲去武汉协和医院就诊,结果因CT影像显示肺部有感染被作为新冠肺炎疑似人员上报。之后在武汉的定点医院住院3天,确认排除新冠疑似,但按规定仍需隔离14天。

省长勒高同时宣布,魁北克省的一些医用物资即将在几天内用尽。但是已经下了很多订单。

王忠今年55岁,于2009年体检被查出身体多项指标异常,2010年被确诊为IgD型多发性骨髓瘤。“是骨髓瘤中比较罕见的一种,”王先生说,这么多年来父亲一直辗转多家医院治疗此病。

《纽约时报》在报道中称,纽约市医疗系统杂乱无章,使得医护人员的感染率难以精确计算。纽约市公立医院一位发言人表示,目前不会分享有关感染医务工作者的数据。美国急诊医师学院院长也表示,全国情况不太一样,无法追踪此类数据,但危险正在加剧,到处都有医生感染。

“昨天下午中山医院医生也问我,怕我父亲病情加重,问我们不接受危急时转ICU,接不接受有创抢救,费用都是自费的,所以提前问我意见,”王先生说,“这几天我一直在安抚父亲的情绪,他说哪家医院都不想去了,只想隔离结束后回家”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3月14日上午,王先生带父亲到湖北省中山医院做完透析后,又送父亲到武汉市肺科医院住院。3月16日,武汉肺科医院通知排除王忠新冠疑似人员可能,并于3月17日出院。

“2018年年初父亲在协和医院住院,化疗第一阶段发生感染,导致病情恶化严重,当时在协和住了两三个月,在那之后就开始肾衰竭了,每周需要做三次透析。”王先生介绍。